注 册
登录

首页 > 艺术评论 > 作品评论
胸中自有浩荡之思 腕下乃发奇逸之趣
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2013-03-07 
[导读]千百年来,榜书从赞颂帝王功德、装饰皇室苑囿,发展到题写士人宅第、园林景观、名山大川、关隘要塞、城楼庙宇,最后进入了寻常商铺、百姓人家。书法史上榜书佳作不胜枚举,远的不说,仅岳麓书院,就有宋代大

 

    千百年来,榜书从赞颂帝王功德、装饰皇室苑囿,发展到题写士人宅第、园林景观、名山大川、关隘要塞、城楼庙宇,最后进入了寻常商铺、百姓人家。书法史上榜书佳作不胜枚举,远的不说,仅岳麓书院,就有宋代大儒朱熹的巨幅榜书“忠孝廉节”、清代欧阳正焕的“整齐严肃”。康熙、乾隆也曾赐予岳麓书院榜书牌匾,可谓教化深远。清末王仁元题刻于阳朔碧莲峰石壁上的“带”字,因没有留下任何注脚,给后人留下无限想象空间,不同的人悟出不同的意境,现已有“一带山河,少年努力”等多种诠注。马背上的书法家舒同先生在战争年代的榜书则激励着人们将革命进行到底。
    山西历代不乏书家,而今山西又出了个白家奇先生,诗书双工,擅长榜书。他的榜书不敢说已有很大影响,但他却以自己的胆识和气力心为践行,当然会受到人们的关注。近年来,随着山西省对外交流活动的增加,白先生的作品已经走向了世界。他的榜书,从四尺写到八尺,从八尺写到丈八,最大写到八米。
    在台湾,他书写的榜书“道”字,获得马英九先生授予的“海峡两岸文化之旅金奖”。在马来西亚为王氏恳亲大会写八米长的“寿”字。在太原梅园大厦写十五个八米大字。在北京晋商博物馆写四个八米大字……
    在山西,他应邀为许多政要名流、商贾大亨和众多书法爱好者书写,他的字深受宾朋佳友的欢迎和喜爱,他把艺术献给了他人,也将欢乐带给了自己。
    先生众多的印章中有一款是“犬为我师”。说起来有一个故事:他养的贵妃犬生了六只小狗,舍不得送人,一直养着,都成年了,家里的环境实在养不开,也经不起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一再坚持让他送人。其中一条送给别人,不知什么缘故,小狗被人丢弃,四处流浪。一次他带着一群小狗散步,狗们意外地在一家商店遇到散失的姊妹,离别重逢,狗们激动万分。可白先生拿手中的食物喂这条小狗时,狗不食,再喂,狗却悻悻然走开。从狗的新主人那里,他知道了这条狗被收养的经历,他感觉是狗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怨愤。“狗是有灵性的,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他说。这件事触发了他书法创作的灵动。
    白家奇,笔名逸超,山西太原人。喜竹,以“竹雨书屋”为堂号。他是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原书画研究院高级画师。曾经赋诗“五月繁竹膨若林,凌历世俗冠君名。我慕其品赏其势,泊来逸气即成吟”。
    他一九四九年农历二月十七日出生。父亲解放前为太原邮电支局局长,属于高级职员,喜欢写字。受父亲影响,他六岁开始习字,据他讲,他的字有父亲的遗韵。
    一九六三年升入中学,六六年初中毕业,属于“老三届”。曾经参选飞行员,体检通过,但因政审不合格,无缘。
    一九七○年参加工作,在太原西山电石厂从事宣传工作二十余年。那时,他每月要出一期六面席扎墙报。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个栏目一个栏目地画。先生业余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看报。这些经历,砥砺了他的才华。
    白先生天资聪颖,自小又得邻里一老先生指点。初临习颜、柳、欧、赵,打下了楷书之底,继而习王,并在篆、隶、楷、行、草各经典书作中遨游;中年时代喜何绍基、傅山、于右任、林散之、姚奠中、徐文达、刘子善的书法作品。在多年的磨砺中,他体会到:林散之草书是把筋都抽出来,枯瘦;何绍基的字书香气最浓,写得最美,有状元书生字的感觉;傅山的字,有“出洞生龙腾雾起,临波仙女弄珠游”的感觉;于右任先生的草书大气磅礴;姚奠中先生的书法结构美,力度大,张力强,古而沧桑;徐文达先生出于傅山,有个人的特色,写得精美老道。白先生博采众长,在学习的取法上寻求突破口。
    山西著名学者姚奠中先生的书法理念对他影响尤深。姚奠中先生提倡转益多师,主张“以正己为本,以从义为怀,以博学为知,以勇决为行,以用世为归。不苛于人,不阿于党,不囿于陋,不馁于势,不淫于华”。这“十教条”引领着白先生着力前行。
    历代书法家,大都是文学家、艺术家,诗、书、画、印俱佳,享有“书翰双美”或“诗书合璧”美誉的不是孤例:五代杨凝,《宣和书谱》载:“喜作字,尤工颠草,笔迹雄强,与颜真卿行草相上下,自是翰墨中豪杰”,且能文善诗,有文集二十卷。今《全唐诗》有其存诗一卷,多为低吟浅唱,抒发离情别绪之作。唐代张旭,工诗,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合称“吴中四士”,其“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山中留客》)、“濯濯烟条拂地垂,城边楼畔结春思”(《柳》)、“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鱼船”(《桃化溪》),句句皆为佳作。元代顾禄,精于隶书、行草,有“西京诗博士,一代酒神仙”之说。明代文征明所书《西苑诗页》为自诗的七言律诗十首。明代徐渭,诗、文、书、画“奇姿纵肆”,自谓“吾书第一,诗第二,文三,画四”。王铎,“其诗风以沉雄壮阔、瑰伟险怪为主,又不乏蕴藉淡远、清新自然之作,融合明季诸家诗派之长,在明清诗史上理应有其相应的地位”。清代傅山,《清史稿》谓之“诗文初学韩昌黎,崛强自喜,后信笔抒写,俳调俗语,皆入笔端,不原以此名家矣”,著有《霜红龛集》十二卷。
    多年来先生读书无数,并喜旅游交友,吟诗作赋。腹有诗书气自华,其气质、禀赋、艺术秉性全从中来。他的诗或五言或七言,四句、八句居多,表现个性,释放激情。从韵律上看,我们不能按照诗的格律去苛求书家;从内容上看,他的诗,有的是书家的题画诗,有的是和友人的应答之作,有的或是咏石咏日月田园,或是酒酣情浓时的放歌,写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身边的景,抒发旅途的心情。他怀念儿时上树爬墙看戏的剧院,留恋曾经居住过的北张村,满是怀恋,真情实感,没有无病呻吟和丝毫造作。最有欣赏价值的应是《田园诗卷》《笔墨书香卷》《咏石诗卷》,特别是《田园诗卷》,一首首小诗宛如北方乡村一幅幅优美的水墨画。最有激情的是他的《橘子洲仰望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他在橘子洲仰望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诗情喷薄而出。其所作楹联分赞颂、名胜、喜庆、哀挽、题赠、茶茗佳酿、
行业几类,重情重趣。他给故宫博物院写,给五台山写,给蒙山大佛写,给汾酒集团写……他的联不拘字数,有长有短:《自勉》联有一百二十六个字;而和香港朋友出联“三星白兰地”的对联是:“一品竹叶青”,只有寥寥五个字。他的作品中数量最多的是诗画茶韵翰墨书香,充满书卷气息。他的楹联如诗似画,“三竿竹叶满园放,一树梅花半山开”(《题梅竹图》),灿然而出;“品茗椅藤观翠色,闲余读谈碧螺春”(《题碧螺春联》),气爽心舒;“佳句偶出香燃三柱,心差骤放酒酌一壶”(《酒酌一壶》),袅袅飘香;“文章从来能逍洒,书法不易可雕龙”(《道释》),宁静思远。字字玑珠,副副妙道。
    巍峨的山川、奔腾的江河滋养了他的心田,触发了他的灵感。其词章佳句,就是他对大自然的景仰与膜拜;其诗联独字,就是他对美好生活的讴歌与向往。广泛的交游、深厚的学养将他的榜书书法推到了一个绝佳境地,即将古人之法、众人之长和自我之奇融为一炉,笔下既有碑的苍茫浑厚,又有帖的流畅气韵,磅礴中显大气,飘逸中见神采。
观白先生挥毫是一种享受:他有如一位石雕高手,用自己的铁钎篆刻着一尊尊体态各异的罗汉金刚,极具阳刚之美。他饱蘸浓墨,身体侧俯,手臂如杠杆,力拨千斤,以中锋为主,诸锋兼用,或揉或搓,或顺或逆,或点或顿,时而如疾风骤雨、奔蛇走虺;时而如逆水行舟、迟涩淹留。纯熟的技法造成了可观的视觉冲击力,将大字的精气神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后题款补章压角,使幅面更完整,效果更悦目。难怪有人称白先生是“书法表演艺术家”,因他书写中犹如纤夫力与号子咏叹的配合,一招一式都有声有色。
    在欣赏中,我认为:先生的书法首重意境。“学书在法,悟在人,而妙在书者之胸襟”。故而先生的书法大都有感而发,纯以心性使然。书写自创的诗歌、楹联,书写自拟的独字、短句,在再创造中表现自我。他的作品中蕴含着他的生活体验、他的浓郁情感、他的沉挚想。他用眼见、耳闻、体行去感悟自然物象的韵律与次序,将自我的灵性、情感熔进从山川天地、万象万物中觅取的意象之中,因而他书写的点画线条有点怪,与他人,与古人拉开了距离,这种“怪”是他情感与理趣的汇合,也是心灵与造化的凝结,更是他生命情调的律动。“江波”题以数行款识,密集于左边,产生了色彩中灰色的衬托,主体线条书写轻松,其形如月照波影,烁烁生辉。先生心手双畅,物我两忘,直入苏轼所谓“吾书意造本无法”的至妙境界。
    先生的书法次重情。“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他的条幅,除牌匾、堂号之外,多是他在和被书写对象的互动中,凭借对书写对象的感知,融入自己的情感,比如 “大美陵川”“茶韵泊古”“泉映丹阳”“梅里烟霞”“一棒万壑”“志为梯”“逐天”等等,都是一种“再创作”。 其作品《天心阁》,乃白先生为长沙名阁天心阁书写,先生登阁,情动于衷。“天”“阁”两字拉长,“心”藏其中,天高阁也高,心比天更高。《郁槐堂》,苍劲而具庙堂之气。他在与我交流时说:舞台越小,兴奋感就越出不来。场合不怕大,人不怕多,他是“人来疯”。在长沙,四十五层高楼上写字,景色一览无余,尽收眼底,一下子刺激了他。环境影响人,案子好就能起好作用。客观条件好,主观发挥就不受限制。内心世界,包括天赋灵感,没有激情、没有刺激就没有诗。橘子洲头,在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前,伟人形象崇高、绝美,陡然触动书家的感情世界。“我在太原坐上二十年,都不会写出这首诗来”他说。
    先生的书法三重形式。多样统一是形式美法则的高级形式,也叫和谐。从单纯齐一、对称均衡到多样统一,类似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多样统一体现了生活、自然中对立统一的规律。先生的书法艺术形式中,多种形式美的法则时显于尺幅之中:如《乐清途中》,以中锋下笔作水第一点,再连点,一气呵成,成首字“江“,其后用笔加大上下运动和时轻时重的对比,将全诗以四列式完成。作品绽放轻松郁勃的快意。《温州大桥雨中》,笔势厚重开张以始,笔调古拙雄浑,时有尖笔、拐笔、断笔穿插其间,显得厚重而又不失空灵。在数副对联中,常在上下、左右不平中求平衡,即以字的大小、线条的粗细虚实进行变化,再在长短不一的联下辅以小字款和名章,予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其众多书法作品更是通过先生高超技艺和丰富的学养,使众多差异甚至对立的形式因素有机统一在一起。呈现出一种既多样化又浑然一体的艺术追求。
    先生的书法四重贯气。张怀瓘《书断》云:“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及其连者,气候通其隔行。”从某种意义上讲,真正的书法,都应该是“一笔书”的,一气呵成,以“一”贯之。先生的榜书纵横交错,偃仰起伏,总是“隔行不断”,气贯神畅。内在气韵风格上,无论沉郁冲淡,还是妍美豪壮,均能“气脉通连”,幅幅保持着一个基本的格调。书为心声,心无挂碍。先生在极短的时间里,随情绪发挥,有不可重复之变化。字数多的诗篇如《六十三岁得风光》,用笔如行云流水;《橘子洲仰望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则如帘如瀑。虽书写体势大致相同,但幅幅可人。
    先生的书法五重造化。先生以大家傅山“四宁四毋”精神为支柱,线条平实中显大气,不取媚于流俗,“不要人夸颜色好”,也不以成法所拘,达到的是心手双畅、情景交融之境。件件佳作好比千姿百态的太湖奇石,异彩纷呈,美不胜收。
    人们知道太湖奇石或形奇,或色艳,或纹美,或质佳,或玲珑剔透、灵秀飘逸,或浑穆古朴、凝重深沉,超凡脱俗。它永不重复,一石一个巧构思。鉴赏太湖奇石,惟“皱、漏、瘦、透”四字,这四字是中国最早的、由宋代书画家米芾提出的赏石理论。我认为白先生俨然就是一位太湖奇石的营造大匠。先生的榜书,宛转险怪,形状各异,姿态万千,通灵剔透,其造型最能体现“皱、漏、瘦、透”之美。而在先生诗言志与激情的挥洒下,大幅独字书作如“鹅”“墨”“艺”“雕”“龙”“戏”“舞”“道”“茶”“佛”“禅”或形奇色艳、纹美质佳,或灵秀飘逸、浑厚古朴,令人赏心悦目,神思悠悠,犹如张挂着的太湖奇石,具有沉实、浑厚、雄壮的韧性。从他的审美主张到笔飞墨舞中所表现出的原始风味和音乐韵律感,都充分体现了苍古厚重、自然含蓄的造化之美。
 
    这篇序言不是只凭了对白先生字迹的感觉而写的。在去年,我邀他去长沙;今年一月,借艺术高招的机会我去了太原。一起交流,一道访古,一块创作,谈书论诗。我体验了他临摹、创作和生活的环境。随着与他交往,他生活的一些方面的轮廓在我的脑海也渐渐清晰起来。他喜欢养犬,最多时养两代七条贵妃犬。他喜欢收藏,玉石、陶瓷、木雕、茶具、字画,充满居室。这一切丰富了他创作的内容。
    他养十五年的一条犬被车碾压而死,他痛苦,彻夜不眠,用毛毡裹了犬的尸体,骑车到远郊,没带工具,徒手挖土,手都流血了,埋葬了这“伙计”。陪葬品是自己珍爱的鸡血石。这都体现在他的《怜犬诗卷》里。他的善良、他的情意、他的执着,耀然笔端。他的收藏,袅袅升腾在这部书里的是淡淡的书卷气息和翰墨茶香。从《诗轴编》的《题画诗卷》《咏石诗卷》《香炉诗卷》和《楹联编》的《石书画印卷》《茶茗佳酿卷》《题画卷》中,我们不难寻觅到这种感觉。
    先生是民间的歌者、行吟的书家,他的作品充满了激情。在书写的个别作品中参有唐楷今字,取法似显过泛,因用笔过快使本应实的线条虚化,再加上用笔重叠的因素,使得有时容易引起误识梗读,但瑕不掩瑜。在此送先生一句话:“寓飞动于沉静,含凝重于奔放。”祝先生在艰辛的艺术路上更上层楼。
    每个会写汉字的人,都有自己对书法的认知;每个理解书法的人,都想探寻中国书法的奥秘。书写优美的文字折射出中华民族不息的文化创造力。先生的书艺创作有如“胸中自有浩荡之思, 腕下乃发奇逸之趣”。同时也给予我们以启迪:汉字书法美学创造魅力无穷,不仅不会被削弱,反而会生生不息,继续前行,更放异彩。
上述权当一管之窥,恳求大家斧正!
是为序。
          
(作者为长沙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湖南省高等教育学会书法教育委员会主席,湖南省直书画家协会副主席,马王堆帛书、走马楼简牍艺术研究会会长,天心印社常务副社长。著有《书法与书法欣赏》《书法鉴赏》等。本文为作者为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的《白家奇书法》写的序言。)

更多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表 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