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登录

首页 > 艺术评论 > 作品评论
赤诚伴君一路行
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2013-03-07 
[导读]他是诗人,登山临水,咏月嘲花,低眉苦吟,举首狂歌;他是书癫,披肩飘发,赤足挥毫,抬笔日月,落笔风云。 在台湾,初踏宝岛,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赋诗“春游芳草地,恰踏宝岛时。阿里山水美,久仰慕歌

赤诚伴君一路行

    他是诗人,登山临水,咏月嘲花,低眉苦吟,举首狂歌;他是书癫,披肩飘发,赤足挥毫,抬笔日月,落笔风云。
    在台湾,初踏宝岛,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赋诗“春游芳草地,恰踏宝岛时。阿里山水美,久仰慕歌词。有感龙腾岁,风华归少词。国泰民享乐,峡欢浪声知 ”;游郑成功纪念馆,他写“一梦宝岛昨日还,郑吏成功驱荷兰。扫地尽除列强寇,威我海域壮河山 ”;对陈立夫,他写“夫子不老百岁能立呈大寿,卓识有共两岸同崇见高怀 ”;对宋楚瑜陪母回乡祭祖,他写“湘江水暖夏初临,妖娆河山一脉情。八十老人回乡乐,寻宗已成丽人行 ”。在香港,他写“海湾一阵风,南江北国情。白日沐祥雨,夜里思紫荆 ”。在马来西亚诗巫市举办的世界王氏宗亲第十七届恳亲大会上,他写“天涯共此时,风流赤子心。祖龙春犹在,匹夫责万民。日照山川丽,锦绣国泰荣。马来西亚聚,王氏尽精英 ”。欧洲之行,在德国开姆尼茨,他写“六十三岁得风光,协同众友跨大洋。书圣羲之已远去,草癫仍息太白旁。笔飞能起千重浪,墨舞当显帝王狂。人间处处春意在,传人属龙快他乡 ”。
他为马英九题写四尺榜书“道 ”,为郑成功纪念馆题写四尺榜书“茶 ”,为艺术家郭兰英题写八尺榜书“艺 ”……
    他把书法艺术同诗歌和楹联巧妙、周密地结合在一起。他就是白家奇先生。
      
      一
      
    我的朋友韩志强教授是我的伯乐,也是白家奇先生的伯乐。
    那天韩教授在茶楼喝茶,白家奇先生也在茶楼喝茶。韩教授是朋友请来谈事的,白家奇先生是茶楼老板请来为客人写字的。韩教授本是研习美术出身,从事文化创意产业与广告传播学研究,一手毛笔字也写得了得,他主持过山西书法界的评奖、颁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白家奇。白家奇先生没上过大学,只是在工厂里劳动、写字,颇有所得,至于比赛评奖,规定时间、规定尺寸,让好不容易产生的激情全没了,参加起来总觉着别扭。那天,韩教授看到白家奇先生写的字,眼前一亮。韩教授评论白家奇:他的字“笔墨游而不戏,戏而不游,人文情怀尽在笔端,狂傲处凌虚乍现,不羁中求得思远 ”。
    韩教授把白家奇先生介绍给更多的朋友。我就是这样认识白先生的。
    白家奇是“老三届 ”,属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理想翅膀被束缚、命运之神不光顾的那代人。那时,同龄人大都去“上山下乡 ”了,他凭借从六岁开始磨炼的这支笔,却能谋到工作,然而,他把这个机会让给弟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这个有六个孩子的解放前太原市邮电支局局长家里的长子。后来,在自己谋到的另一个工厂宣传岗位上,他一干
就是二十余年。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一面面墙报的书写工作,成为他习字练笔的机遇,为日后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实际上,那个年代,在工厂、田间、军营,或办壁报,或写报道,或业余创作,岗位成就了不少作家和书画家,比如莫言、贾平凹等。
    白先生的字苍劲古朴,老藤枯枝,随性自然。“写字要延续古风,超脱自然,别具心裁,突破古框子。一生历练,
无尽顿悟,六十余岁仍有新的感觉。 ”他说,“书法要有境界,有内涵,有格调,有品位。书法应该高雅,有诗韵,有本人的情感,落墨于线条,借用古风,发挥灵智,写出逸气,写出无料之美。作品要罕为观之,要有史学价值 ”。如他自己拟联所言“岁月飘渺一瞬过,诗书沧桑万丈悬 ”。
他不仅书写诗轴、条幅和榜书,也进行诗歌、楹联的创作。他写八米大的榜书,犹如写小字一般灵动。五台山
藏经阁收藏的八尺“禅 ”字是他十多年前写的。
    他曾在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钓鱼台挥毫,也为蒙山大佛和汾酒集团题写楹联;还乐于为普通百姓书写,太原以及山西其他地方的百姓也能得到他的墨宝。
      
      二
          
    山西就是这样一个光山秃岭,生长煤老板,出产山药蛋的地方;山西就是这样一个黄河奔腾,山灵水秀,成就
文学家、书法家的地方。
    卫夫人,东晋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人,著名书法家,王羲之少时曾从其学书,宋陈思《书小史》引唐人书评,
说她的书法“如插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红莲映水,碧沼浮霞 ”。其族人有书法家卫觊、卫瓘、
卫恒,史称“卫门书派 ”。
    两晋时期太原王家,王述、王濛、王济、王浑、王坦之、王修、王绥,不仅仕有政绩,还有书法作品著称于世。
其中,王浑与王济、王坦与王述、王濛与王修为父子书家。
薛稷,字嗣通,蒲州汾阴(今山西万荣县)人,与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并列初唐四大书法家。善绘画,长于人物、
佛像、树石、花鸟,尤精于画鹤,能准确生动地表现出鹤的形貌神情。
    司马光,字君实,号迂夫,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不仅主编了《资治通鉴》,还是一位有相当成
就的书法家,正书、隶书为其擅长,传世书迹有一九三六年盂县出土的宋元丰七年( 一○八四年) 所书隶书《王尚恭
墓志》,及《通鉴稿》《宁州帖》《天圣帖》《起居帖》等。
王庭筠,金代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端,号黄华山主、黄华老人、黄华老子,别号雪溪,河东(今山西永济市)
人。诗文“文采风流,照映一时 ”,其书法学米芾,重视笔墨情趣,不为成法所囿。
    清代太原有傅山一脉,傅山(父)、傅眉(子)、傅仁(侄)、傅莲苏(孙),三辈书家;有杨氏家族,杨二酉、杨朝阳、杨永阳、杨弁阳、杨一阳、杨堉、杨容,皆工于书法。晋商榆次常家一门四代翰墨书香:十二世常炳,工柳体;常佶,善双钩;常憬,得欧阳询之法。十三世常惟梁,楷书仿柳公权,行书学王羲之;常立德,书法初学赵孟頫,晚学颜真卿;常立爱,笃好帖学,学王羲之、王献之、黄庭坚、王铎,善擘窠大字;常立屏,书法始学颜真卿,后学行草,最后攻赵孟頫、董其昌;常立方,篆、隶、楷、行皆精。十四世常汝春,承其父常立方风格,兼善诸体;常培春,书初法欧阳,后参北碑;常赞春、常旭春,以能书誉满三晋。十五世常运隆,则行书由米芾转学李邕。
    阎锡山也是书中高手,楹联翘楚。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他在吉县壶口附近的克难坡望河亭的石柱上题有对联:“裘
带偶登临,看黄流澎湃,直下龙门,走石扬波,淘不尽千古英雄人物;风云莽辽阔,正胡马纵横,欲窥壶口,抽刀断水,
誓收复万里破碎山河。 ”晚年在台湾阳明山居,自作挽联数副,有“避避避,断断断,化化化,是三步工夫;勉勉勉,
续续续,通通通,为一等事功 ”“摆脱开,摆脱开,粘染上洗干净很不易;持得住,持得住,掉下去爬上来甚为难 ”
“有大需要时来,始能成大事业;无大把握而去,终难得大机缘 ”“对在两间,才称善;中到无处,始叫佳 ”。
    山西当代书人杰出者有郑林、姚奠中、徐文达、林鹏、王朝瑞、赵望进、田树苌等,书画兼长,相得益彰。
    山西,书法名流,灿若星河,交相映辉。
    一九六五年,侯马晋国遗址出土的“侯马盟书 ”,笔锋清丽,为毛笔所写。据专家考证,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用
毛笔书写的实物证据。山西保存着全国最多的古建筑,上有大量楹联、匾额,书者不乏官宦名家,也有清帝康熙、
雍正、乾隆、嘉庆、同治、光绪。晋祠中,匾额题书“难老 ”(傅山书写)、“对越 ”(高应元书写)、“水镜台 ”
(杨二酉书写), 为书法“三绝 ”;还有镇祠之宝——李世民撰写的《晋祠之铭并序》的碑刻。
    榆次常家庄园现存的法帖有八种:《敦艮吉门宋代二亭双绝帖》《杏林清代名人名联帖》《雍和堂恽寿平画跋
帖》《石芸轩法帖》《听雨楼法帖》《常氏遗墨帖》《四十四帝后帖》《可园唐诗笔意帖》。《四十四帝后帖》,
集有从夏禹到清宣统在内的四十二位帝王及唐武则天、清慈禧两位女帝王的笔迹;《听雨楼法帖》,集了上起唐代,下至清中叶五十余位大书法家的笔迹,其中就有颜真卿、贺知章、欧阳洵。《杏林清代名人联帖》,选择了清代各个阶段的书法界代表人物,如左宗棠、刘墉、翁同龢、林则徐、李鸿章、曾国藩、郑板桥、康有为、梁启超、傅山、赵铁山、吴昌硕等五十六位贤达的楹联书法雕刻成法帖。
    山西,诗书胜地,景若霞虹,美不胜收。
    这样的耳濡目染里、这样的潜心揣摩中,白家奇先生相袭延承。
      
      三
          
    白家奇先生写诗题联,不惟书,不惟古,不惟成句,了然于心,了然于口,抬手便写。他写条幅给音乐指挥家
朋友是“一棒万壑 ”,似乎指挥家指挥的不是一个乐队,而是高山之巅面对万马奔腾。他写条幅“书道 ”“宽为 ”“琴
韵 ”“逐天 ”“梅里烟霞 ”“泉映丹阳 ”,不泥古语,诗潮澎湃,才华横溢。
    白家奇先生对艺术家、收藏家倾注了太多的诗情,如歌唱家郭兰英、画家陆沉、根雕艺术家吴跃祥、香炉收藏家常树民等。有“人说山西好风光,一条大河战地香。南泥湾曲红三代,争鸣百家百花王 ”(《款题郭兰英“艺 ”》)、“蜀道梅子恋太行,情思远比路遥长。万里山河一笔画,田间牛娃已白霜 ”(《赠画家陆沉二》)、“克己艰辛成大器;入木三分独一家 ”(《为根雕艺术家吴跃祥撰联一》)、“喜看香炉笑堂堂,大肚滚圆乃老常。炎夏摇把芭蕉扇,一个如来是假装 ”(《题香炉收藏家常树民》)为证。郭兰英称其为“书法家中的大书法家 ”。中国广告杂志社社长、著名媒体人张惠辛先生评他“道骨仙风,颇有书法表演的才能 ”。
    出版这本书法作品,他本无库存,曾经的创作片纸不留,都送了朋友。这个集子里收录的作品,都是他在我公
司的书案上写就的,一撇一捺一字一行都掠过我的眼前。
我能做到的是:在公司新装修的二千多平方米的办公空间里,辟一间出来,为他设一个书案;从上海请来有三十年从业经验的资深编辑做他的助手,协助他整理诗稿、楹联、短语,陪伴在侧;联系一个配得上他艺术作品的出版社。  
   我听到过他跟编辑的交流:编辑更多地强调诗句的合辙押韵,他更多地强调诗歌的意境,而在韵脚方面,却坚持他的“太原韵 ”。商榷与探讨的结果往往是保留了白先生的“原生态 ”。即使是修订过的文字,白先生在书写过
程中心驰意往,信马由缰,错弊难免,而编辑也不会立刻打断,作品完成后再在空白处加以补正。
    我们还做了一项工作,就是为白先生联系书法评论家王元建先生来点评他的书法作品。王元建先生是大学教授,
曾经出版《书法与书法欣赏》《书法鉴赏》。他约白先生去长沙,在长沙橘子洲头、天心阁上,安排白先生以诗会友,
以书会友,以茶会友,与湖南同行交流切磋。在朋友的激励中,在橘子洲头,白先生仰望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题联“万
物滋润恩泽永驻,一代天骄气贯长虹 ”;写下“橘子洲头问清寒,往梦如烟浮眼前。冬游湘水惊伟岸,天伫哲人笑欢颜。
曾记红旗农奴戟,难忘黑手霸主鞭。人间有情天不老,幸闻长吟弹后弦 ”的诗句。他手书的“湘江水 ”“韶山 ”“天
心阁 ”等条幅,幅幅成趣,惹人喜爱。  
    粗茶淡饭,甚不讲究,白家奇先生没有大房,没有车子,收入几乎全用来购买石书画印雕塑陶瓷,拥挤狭小的
房舍犹似一个小型的博物馆。偶遇景德镇瓷器展销,有心仪物件,急回家取钱,恐怕错过机会,有诗“当春第一枝,
唯恐遁足去。图个吉利顺,莫错擦肩时 ”(《遇景德镇瓷展》)为证。
    他洒脱,天南海北一路吟咏;他散澹,烟酒茶韵飘香泊古。他的诗联、书法,凝了太行的山势,浸了黄河的水韵。
从他身上,我体会到:幸福生活不是酒池肉林,是在这精神世界里的情驰神往,持之以恒。在茫茫商海中,能
够认识这样一位孤耕砚田、诗书双工的朋友,跟他一起谈诗论书,幸哉。
    在这里我还要申明:帮助白家奇先生出版这本作品集,不是广告公司的跨界经营,不是传媒公司的标新立异,
依然是秉承传播的宗旨所在,是服务客户的理念所驱,是我们在建设山西文化强省、实现转型跨越式发展中,为传播山西文化所进行的一次尝试和探索。
    是以为序。
      
    (作者为山西华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本文为作者为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的《白家奇书法》写的序言。)

 


更多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表 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