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库 > 文学 > 散文
故乡的路
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2012-10-16 
[导读]

 

   我的故乡在湖北省京山县一个偏僻的山区,四面群山环抱,出门都是崎岖的山路。记得小时候,村里到镇上没有通公路,父老乡亲到镇里赶集、购物、送公粮都得走7公里的山路,来回就是10多公里。我忘不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镇里念初中时,每天天未亮就摸黑上路,放学返回家已是披星戴月。初中四年,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也不知淌了多少汗水、受了多少惊吓。
听父亲讲:上世纪50年代,镇里到县城没有通公路,到县城得步行60多公里,行李都是肩挑背扛,夏天不用说了,就是三九天衣服也得湿透,当天无法返回,只有第二天才能赶回来。由于交通不便,村里种植的蔬菜、水果以及山上长的野果、野菜、鲜药材等都运不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烂掉。因此,村里种植的品种非常少,只有水稻、小麦、玉米等几个品种。山里货物运不出去,外面的商品也难以进来,人们想有机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相当难,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去过省城,到县城也是屈指可数的两、三次。交通不畅、信息不通,只能一辈又一辈守在山里过着贫穷的日子。最痛心的是老人、小孩突发疾病、孕妇难产,就得听天由命,实在没招,只能雇人抬担架往县城送,其结果,往往是没等到县城,病人的命就没了,即使挺到县医院,错过最佳抢救期,也是凶多吉少。直到60年代末,镇里到县城才修了一条简易公路。
上世纪80年代,我离开故乡参军到部队。每次回家探亲时,在武汉下了火车,就得挤长途客车,由于人多、车次少,每次都挤得大汗淋漓。有时把行李包都挤破了。有一次,座位号已售完,因为回家心切,我硬是在颠簸的车厢里站了四、五个小时。尤其是到镇上后,还得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家,遇上雨天,就是一身泥水。
90年代,当地政府落实“村村通公路”战略,公路修到了故乡的家门口,而且还通了班车。现代文明和都市气息随着公路一并来到故乡。此后,我从武汉乘坐豪华客车回故乡,仅用3个多小时就可到达家门口。
二十世纪末,汉口经荆门至宜昌铁路正式开工,铁轨直接铺在我小时候放过牛的山脚下,并于2002年正式通车运行,从武汉仅用1个半小时就能到家门口。乡亲们不仅种植优质高产杂交水稻、小麦等农产品,而且还种植了蔬菜、瓜果、花卉等经济作物,收入相当可观,是种植水稻、小麦的好几倍。如今交通顺畅,又是高速公路、又是快速铁路,信息也灵通。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前一天还长在山乡的田间地头,第二天早晨就能出现在县城乃至省城的一些蔬菜水果市场,甚至摆在了城市居民的餐桌上。尤其是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山村里产出的绿色大米、蔬菜、水果及山野产品源源不断地向外运出,野山果与野畜禽成了那里的品牌产品,山外的生意人集聚在小山村,订单的订单,拉货的拉货,到处是一片丰收喜悦的景象。交通方便了,兜里有钱了,过去这些很少出家门的山里人,如今成了县城省城的常客。大人、小孩有病住院、孕妇生产等急事,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县里、两个多时辰即可赶到省城,一点也不耽误。
   
前年“五一”长假,我回乡探亲,从汉口火车站转乘开往京山的火车,坐在宽敞整洁的车厢内,望着窗外绿油油的田野、整齐的楼房以及纵横交错的公路、铁路网,我的心情无比激动,不得不发出由衷的感叹:故乡的变化多大啊!
是的,这些年故乡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这只是刚刚开始。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故乡的路也如同中国特色社
会主义道路,一定会更宽、更好、更快……

更多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表 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