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库 > 文学 > 散文
婆婆丁的故事
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2012-10-16 
[导读]

 

婆婆丁,学名蒲公英,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叶根生,排成莲座状,狭倒披针形,常羽裂,裂片三角形,基部渐狭成柄,无毛或有蛛丝状细软毛。头状花序,种子上有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花开后随风飘到新的地方孕育新生命。我出生在林区,从小跟伙伴们一起在田野中玩耍,经常摘下婆婆丁的小绒球,把一个个的小伞用力吹散。
在上高中前,我没离开过林区小镇。伴随着婆婆丁花开了又谢,我也从小学到初中,直到考入县一中上学离开了家。从那时起,在家的时间越来越短,二十多年来一直与父母聚少离多。那年“五一”小长假,我和姐姐一起回老家看父母。回家第二天的上午,姐姐要去林场办事,我和母亲闲着没事,便计划坐她的车一起去看沿途的风景。出发前我临时决定,在路上顺便挖点野菜吧。打定主意,出门前我随手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和一个小塑料袋。在去林场的路上,实在是没什么风景可看。树叶刚刚发芽,草也刚刚冒出地面,到处是一片枯黄的景色。在距离林场不到1公里的一片田野,我和母亲提前下了车,一边溜达,一边低头寻找着婆婆丁的踪迹。草虽然不高,田野里还真有婆婆丁,只不过不是很多,也不很大。起初,我俩见到了就挖,不管大小;到后来,看到成片的,我和母亲就挑大棵的挖,偏小的就不要了。婆婆丁入土较深,土上的叶是墨绿色的,土里面的叶是白色的,由于带的水果刀不太顺手,好多婆婆丁没有整棵挖出来,没挖到根,叶都挖散了。不管怎样,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收获颇丰,一个塑料袋居然没够用,又捡了一个塑料袋也装满了。回家后,摘洗干净,用清水泡上,绿油油的两大盆。晚上,母亲炸了碗鸡蛋酱,我和父亲用林区自酿的小烧,就着蘸酱菜,喝到了微醺。
小时候,林区的生活艰苦,每到春夏之交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没什么菜吃,除了土豆、酸菜、咸菜,就没有什么可以下饭的菜了。开春时,母亲也经常去挖点野菜,回来后给我们吃。那时家里每年吃肉、蛋、鱼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改善一下生活。婆婆丁的味道微苦,平时就很少荤腥的我和姐姐根本无法下咽。记得有一年,二舅家的表弟来我家玩儿,那年他才7岁,正赶上家里吃婆婆丁,他也吃了一口,结果整棵吃到嘴里的,咽了一半又整棵的吐了出来。那时候,我们对生活的感觉就像婆婆丁的味道,苦。现在生活改善了,尽管婆婆丁还是原来的味道,但是吃多了鱼、肉的人们,需要一点原生态的野菜来调剂口味。在早市上,婆婆丁居然论两来卖,价格不知要高出肉价几倍。
有时候,我感觉远离故乡的自己就像婆婆丁的种子,吸收了故乡那方土壤的养分,成熟后,随着风四处飘荡,寻找适宜生长的土壤,一旦找到就生根发芽,用一抹绿色和一点嫩黄把春天装扮。

更多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表 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