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库 > 文学 > 散文
坚定信念跟党走
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2012-10-16 
[导读]

 

普世价值,是不分国度、不分种族,全人类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多年来,西方国家一直积极宣扬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作为全人类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倡导和宣扬没有什么不妥。问题在于,他们总是以推行普世价值为名,对其他国家在国际舆论上进行攻击,不时批评这个国家不讲民主,抨击那个国家不讲人权等等,引发他国民众对政府不满,导致社会动荡,严重的造成内乱、内战,最后他们又打着“普世价值”的大旗去干涉他国内部事务。上溯苏联东欧剧变,前至中亚的颜色革命,近到多国部队对利比亚的军事干涉,无不如此。
他们真的是普世价值的捍卫者吗,真的是为那些国家人民群众实现自由、民主着想吗,答案是否定的。但很多人,也包括我们一些党员干部,对此认识不清,是非不明,理想信念动摇,有的甚至还随声附和。尤其作为党员干部,如果理想信念动摇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包括背叛党,背叛人民。而理想信念动摇的主因,就是西方国家对普世价值的宣扬和推行。所谓不破不立,只有识破了西方国家宣扬和推行普世价值的真实用意,认清其本质,与其划清界线,才能真正坚定理想信念。
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在英国国会辩论是否对中国发动战争时,外交大臣帕默斯顿讲出了他那句名言:“我们没有永远的盟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永恒的只有利益,我们的职责就是追寻利益”。纵然鸦片贸易不光彩、不道德,但它是支撑大英帝国利益的支柱,英国议会最后以民主的方式:271票对262票,决定对中国发动战争,并找一块遮羞布“自由贸易权利”掩盖自己的丑恶。国际政治通行的帕默斯顿准则也因此产生了: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被西方战略家和政治人物奉为圭臬。英国首相克莱斯顿说得更为具体:“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通过国内公正的立法和经济来培植帝国实力,并由此产生国力的两大要素——财富,那是物质要素;融洽及知足,那是精神要素——并且保存帝国的实力,以便用于国外重要而值得的场合”。
100多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奉行帕默斯顿准则,只不过遮羞布换了一块又一块,时至今日换成了“普世价值”。美、英等西方国家以寻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的统治,西方石油巨头们也因此得到了大量伊拉克石油开发合同,1972年以来西方石油利益再次回到伊拉克。不久前伊拉克赔偿美国4亿美金!理由是:一些美国人在被萨达姆扣押为人质期间遭到了殴打,还留下了精神创伤。我们同情那些美国人的不幸遭遇,更惊叹于他们的“尊贵”,遭到殴打和精神创伤居然赔了4亿美金。相比之下,许多伊拉克人被美军打死、打伤,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当前多国部队对利比业的军事干涉,不是为了推翻卡扎菲的统治,还人民以民主权利,而是为了石油。利比亚是非洲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且有半数以上尚未开采,其石油出口主要供应欧洲。可卡扎菲不是顺从西方国家的人,经常让他们感到恼火。除掉卡扎菲,控制利比来石油资源,是西方国家预谋以久的事。因此,借利比亚内乱,举起“人道主义”大旗进行军事干涉,制造更多的人道主义灾难便在意料之中了。从西方国家的所作所为不难看出,他们的真面目不是普世价值的捍卫者,也不是其他国家人民群众利益的维护者,而是本国利益的最大化者;宣扬、推行普世价值只是他们作为与军事、经济相辅相成的称霸手段,其目的是谋取本国利益最大化。
识破西方国家宣扬普世价值的真正用意,还应当清楚那些不愿顺从的国家是如何被搞乱的,从而进一步认清其本质。应当承认,西方国家经济上发达,社会治理经验相对丰富,已经摸索出适合本国实际的政治模式。他们处于发展的优势地位,许多新兴国家处于劣势地位,落后于他们,甚至不可比拟。新兴国家希望能找到落后的原因,有针对性地缩小差距,迎头赶上。对于新兴国家寻求进步的良好愿望,西方国家给予了“指点”:西方国家发达的原因是推行了普世价值,新兴国家落后的原因是没有推行普世价值;只有采用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才能推行普世价值。由于西方国家各方面发展处于优势地位,其“指点”自然具有权威性。新兴国家也无疑会选择推行普世价值,因为不推行普世价值,就是不尊重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不走人类文明的共同道路。但按照西方国家的“指点”,如果选择推行普世价值,就要采用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受这种思想影响,一些新兴国家的人民天真地认为,采用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当前的一切社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美好,会很快走上西方国家,因而对本国政治模式日益不满。同时,那些辨别能力差的国家治理者在西方国家的“指点”下,思想认识陷入混乱,对自己的政治模式缺乏信心,对人民群众不满情绪的不断高涨无所作为。长此下去,就会引起社会动荡,政局不稳,最后国家被搞乱了。
就这样,西方国家的“指点”把许多新兴国家搞乱了,我们要引以为戒。西方国家也多次指责我们国家不推行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不采用他们的政治模式。对此,每个党员和群众都应当有清醒认识,不要被他们的指责所迷惑,中了他们的圈套,要认清他们的本质。其实道理很简单,西方国家的“指点”的本身就是错的。
首先,普世价值不是我们与西方国家存在差距的原因。几百年来,西方国家经过殖民掠夺和原始积累,经济基础雄厚。有人计算,在被殖民国家中仅清政府赔款就为他们贡献了2700万元,白银7亿多两(不含利息)。除彼此间发生几次战争有内耗外,长期的和平稳定为他们发展经济、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完善政治模式提供了保条件,使他们经济上发达、社会治理经验丰富、政治模式更加符合本国实际。这些才是西方国家当前取得优势地位的真正原因。拿发展了几百年、经济上发达、社会治理经验丰富的西方国家与发展了几十年、经济上有了一定发展、转型时期正在积累社会治理经验的我们对比进而指责我们,是不公平的。把普世价值当遮羞布,批评我们不推行普世价值,陷我们于不义,其用心险恶,不言而喻,就是想让我们国家乱了,他们从中渔利。普世价值,也一直是我们所执着追求的,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已经多次作过明确表态。2003年访问澳大利亚时,胡锦涛总书记肯定“民主是全人类共同的追求”。2007年在两会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温家宝总理指出:“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其次,只有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才能推行普世价值,这是在神化他们的政治模式。价值观和政治模式是两个范畴的概念。普世价值作为全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其推行不能只限于某个或某些国家的政治模式。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总体上适合本国实际,能被本国人民所接受,有很多合理的地方,为人类的文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不尽相同,其不具有普适性,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但决不能照抄照搬。在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发展模式神化,同样也不能把别人的模式神化。西方国家认为只有自己的政治模式才能推行普世价值,已经把他们的政治模式神化了。而我们要走自己的路,通过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来推行普世价值。

更多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表 情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