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艺术评论>综合评论>正文
市场、策展与批评,你究竟选择谁?


文章来源:《艺术当代》      文章作者:高岭     发布时间:2010-1-25 9:22:21【字号
 

  没有任何时代能够像今天这样有着如此繁荣的艺术市场,也没有任何时代能够像今天这样听不见艺术批评的声音。这是中国当代艺术界最为明显也最具有讽刺意味的一种现象。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这对孪生兄弟在今天更多地不在是为了共同的艺术理想彼此携手,而是被一个巨大的旋涡所左右,那就是艺术市场。

  今天,艺术市场成为艺术界的中心话题,这个原本是艺术生态链条中靠后的末端环节,竟然成为了“前沿”课题占据了艺术写作、艺术传媒、艺术展览的大部分“份额”,真是后卫成了前锋,令人匪思所夷。

  艺术市场的繁荣,是中国经济持续走高引起全球性广泛关注的产物,是金融资本跨国流动的规律所在,它必然对国内的资金投向产生深刻的影响,从而必然导致艺术品投资和收藏的升温。作为市场化运作的传播媒体和展览展示机构和空间,其跟随着资金的流向而生、伴随着需要的涌动而为,实属自然不过的事,可问题在于目前在中国到处存在着的艺术市场运作的前移现象,严重影响了当代艺术创作和批评作为艺术的主产品的正常、健康和有序的发展。

  曾几何时,艺术批评(曾经以理论探讨的方式出现)与艺术创作在上世纪整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共同为中国艺术的现代启蒙和当代转型谱写了激情燃烧的篇章,共同为争取艺术创作自由的空间承担起思想解放和语言实验的责任。如今,当艺术创作的空间不仅在观念意识上而且在物质方式上成倍增长的时候,艺术批评却因为“如火如荼”的艺术市场的急速升温而哑然失语。

  也许艺术批评在这个时代应该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因为我们不能不联想到九十年代中期那场围绕着当代艺术的语言媒介实验展开的关于作品意义的争论。争论的发起者是艺术家,在艺术家的大量实验作品面前,艺术批评首次受到了挑战而仓促应战,最终也没有建立起深入细致地探讨实验艺术的批评方法,遑论批评体系的建设了。现在,在新世纪,当艺术市场伴随着经济生活在深度和广度上的展开而出现并且迅速升温的时候,我们依然找不到艺术批评的身影。我们倒是每每看到那些八十年代献身艺术革命的批评家和理论家们,出入于各种艺术市场和艺术展览的活动和场合,写着各种各样的展览评论,我们也总是发现这些人周旋于各种艺术机构和出资人之间,却无法看到他们对各自使用的艺术批评方法做方法论意义上的反思和讨论。这是一个只有即景式的评论却没有远景式的方法论反思与争论的时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艺术批评出了大问题,它没有了其应有的理论反思和交锋,若真如此,它的确要在批评哲学的层面上寿终正寝了。

  我使用“寿终正寝”这个词来形容批评的无语和缺席,意在表明不是时代不需要批评,而是原本从事理论和批评的人自我放逐,在强大的市场操作的权力话语和利益诱惑之下的所为造成的。

  这个时代并不缺少有关艺术的文字写作,因为成本成卷的展览图录和各种所谓的文献里刊登着大量为艺术家“量身定做”的评论文章,它们或者充斥着时下流行的某些文化问题的宏论,或者将艺术作品摆在艺术作品与社会环境的关系中进行社会学意义上的对位与阐释,却惟独忘记了对艺术作品自身内部的独特性以及一件艺术作品与另一件艺术作品之间差异性的分析和把握。一切都是“量身定做”,一切都是“就事论事”,展览汗牛充栋,美文四处洋溢,在繁忙的背后,却没有对这些美文评论的批评和反思,更不用说透过这些铺天盖地的美文能够让人看出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真知灼见和洞见估计了。

  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我们现在的艺术批评(如果还能够这么称谓的话),其实早已没有了二十年前力排政治干扰和观念束缚,恢复艺术自身的自由和尊严,推进社会的思想解放和社会民主的那种敢为天下先的远见、勇气和信心。正是从这个层面上讲,批评没有了自己应有的精神指向,也就不可能发出真正的声音。

本新闻共4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