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艺术评论>综合评论>正文
放飞的心灵


文章来源:黑龙江艺术网     文章作者:戴宁萱     发布时间:2009-12-15 18:28:11【字号
 

戴宁萱


  上世纪80年代,我主抓黑龙江省科普作家协会工作时相识了王金辉,那时他才20多岁。在繁忙的工作和学习之余,他不甘寂寞,笔耕不辍,写出的许多诗歌、散文、知识小品、报告文学。这些散见于报端的作品大都出手不凡,显示出他有着一定的潜质和刻苦勤奋的进取精神。
  近20年,由于工作的调动和业务的繁杂,我们没能保持联系。但翻阅报刊,我仍能时而见到金辉发表的作品,还是那样清新,可读性强,使我颇感欣慰。不久前,我的一位文友与金辉在交谈中谈到了我,金辉这才得知我的电话号码。他迫不及待地与我通话,话语中流淌不尽真挚的情感。我们相约在省国税局门前相见了,他老远地向我赶来,紧紧握着我的手……还遗憾地对我说,曾到我单位找过我,不巧没能见到。近20年的文友又相逢了,喜悦之情难以言表。他的双眸依然炯炯有神,显露出谦和而坦诚;他高高的身材还是那样壮实干练;方方正正的脸庞多了几道深浅不一的皱纹,让人看出蕴蓄着成熟……岁月的流逝,风雨的洗礼可以使人变老,但在生活的激流中,金辉像注入了一种活力,却显年轻。
  我们相见多次,谈得最多的话题莫过于文学。有一次金辉把他即将问世的《你在我的视线里》书稿交给我,嘱我审读并为此书写序。他还告诉我,近年来他创作了不少诗文,大多已发表,已按这些作品的内容分为几辑选入书稿。他告诉我出版此书之意:给自己的业余创作做一个小结,展卷时多一些思索。这种平和的心态是积极的,乐观的,更是严肃的。
  金辉恳请我为《你在我的视线里》作序,也许太信任我这个老朋友了。出于对他痴爱文学的敬重,我欣然应允下来。纵观《你在我的视线里》,给我总体感觉是:金辉用灵气放飞着他信念与志向的心灵。选入书中的作品均从不同侧面,用不同体裁反映了他对生活的态度,爱憎分明的立场,和追求真善美的精神。可以说,他所写的绝大多数作品都充满了激情,属文采飞扬之作。
  读到金辉的诗,使我想到我们中国是诗的国度。诗在华夏大地上有着悠久的历史,也是最早产生的一种文学体裁。它在用凝炼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丰富的想象、鲜明的节奏、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的精神世界,给予人们心灵的慰藉与感召。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多少人在物欲横流中,一味地追求、亲密“孔方兄”,而对诗冷漠了,远离了,似乎这种精神食粮对他们无关紧要,出现了一些写的搁笔,读的掩卷,诗被放置到寒冷之处。但应看到,好诗还是能引起共鸣的,它在给人以启迪,催人以奋进,也会给人一种美的享受,诗心不会泯灭。随着时代的发展,我相信人们会提高自身的精神品位,诗人会多,好诗会多,读诗的人会更多!   在诗歌处于低潮中,金辉的诗情仍在心中涌动,诗作仍在笔下挥洒。《放歌松花江——写在党的十六大召开之际》、《走进七月》等诗篇,金辉能站在时代的高度,以敏锐的政治目光,大气磅礴地倾诉了对党的热爱之情,吟之朗朗上口,咀之回味无穷,给人以一种鼓舞、一种教育、一种追求向上的力量;《燃烧的岁月——重读文革小报》诗中写道:“激情在铅字的点化下,/催发红色的篇章。/追逐你的呐喊,/赤诚被串联成疯狂。/……翻不动的十年吆,/在定格的版页里暗自神伤。/托举誓言,赤化的灵魂,/在盛满悲剧的格子里游荡。”这首诗让我们回忆起十年浩劫中铺天盖地的小报,及其带给人们心灵的阵痛。诗人的笔锋犀利,真让人赞叹不绝!《短诗十首》中的《小溪》是这样写的:“瘦成愁肠/却苦恋着大海”;《一杆老秤》写到:“黑亮的乌木杆上,定盘星的种子已播种千年。/不见发芽不见结果,/那可是祖先不倦的眼?”这些短诗均有很强的哲理性,构思巧妙,想象丰富,以诗语含蓄见长。在写人物的诗中,《致爱郭沫若》、《殇逝——写给民族英雄岳飞》、《唐韵——读宋克书杜甫〈前出塞九首〉》、《放飞希望(组诗)》都展示了多彩的人生,让人们的精神世界得以熏陶升华。金辉还用很多诗篇赞美国税局及国税干部的丰采,让人们增添了对税务工作的敬慕。他的古体诗也是不乏佳词丽句,精雕细琢,古韵十足,令人赞道。可以说,金辉不论是写新诗还是写古体诗,都能从每首诗的布局谋篇,到遣词造句;从主题挖掘,到意境表现,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为严而谨之。确实,他的诗是有情感的,是有感染的,是有含金量的。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