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焕堤职业水彩画家

高级工艺美术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黑龙江省分会会员
1944年生
1963年毕业于哈尔滨艺术学院附中

 

时间改变了一切,唯一改变不了的是一颗心。

他用水彩画笔描绘日常生活的场景--正在消逝的“老房子”,在绘画过程中,回忆往事,抒情言物,怡然自得地“开垦着自己的宇宙”。

他的作品厚重,随机的肌理与美妙的细节描绘相映成趣,最善雪景,作品自成一格,具有一定代表性。

--------------------------------------------------------------------------------------------------------------------------------------------------------------------------------------------------------
回到时间深处的故乡

永远的故乡

美国画家魏斯(Andrew Wyeth 1917-)始终呆在仅有140个人的查兹弗德村,“开垦着自己的宇宙”。他把许多日常习见的人物、事件、场景聚合在心中,创作出作品。每当有人劝他走出去时,他总会说:“我连身边的宝藏都还没有尽心探测,为什么不应该在一个地方长住,以便发掘得更深一些呢?”

法国画家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当他老了,他回去故乡,用最后的若干年描绘那些属于自己的房子和田园,表现“似曾相识的记忆”,米勒有意或不自觉地将某些物体的大小扩大了三分之二,“来符合童年记忆中的所看到的想象”。

魏斯始终留守,而米勒则在年老的时候回归。

在他们的图景中,故乡藏在时间深处,象征着温暖的初始状态,又为出走的人提供了温度。

王焕堤的故乡

六十岁之后,王焕堤开始不断用水彩描绘自己熟悉的故乡。他出生在哈尔滨,并从未离开那里太久,因此他十分熟悉老城区里的一切。

他描绘了自己出生、长大、生活过的院子,兴致盎然地表现已被遗忘的日常生活。尽管随着时代的演进,这些院子有的人去楼空,有的在苟延残喘,很多房子已变成废墟,有的则等待着,在下一场火灾来临时化为灰烬。

这些漂亮的画面变戏法一样把我们带回从前。

画家温情脉脉的眼光,缓慢地抚摸着院子里的一切细节:时间浸透了天花板和墙壁,欢声笑语、哭泣叹息藏在门缝里。虽然琐碎、卑微,却带有温暖的氛围。阳光代表了无所不在的希望,生生不息的四季流转,一个又一个平静而闪亮的日子,一个个小小的家,充满了生机。

这些画面回溯了时间,凝固的阳光使腐朽的院落重新获得了生机。定格的瞬间,基于写实,却渗透着诗意,画家的故乡,如此被精心保存于明亮的画面之中,得以永久重建。

失落的故乡

曲径通幽的小世界,具体而生动。

仿佛遥远的梦境,其中的人好像刚刚离开,只剩下物件。

然而物件之间的关系,炊烟、植物、单车、脚印……则不断暗示着——连绵不断的人的气息。

令人怅然若失的优美细节,进而从高度写实中,抽象出的“疏离”、孤独的精神境界。

可以这样总结,王焕堤与魏斯的共同之处在于:透过日常场景,传达出连绵不断的伤感。这些水彩作品是一曲挽歌。一个时代的挽歌,消失故乡的挽歌。

考察王焕堤所处的“当代”,与所在二十世纪中期的美国,两者的相似性在于他们都正在经历“狂飙突进”似的发展阶段,魏斯的同代艺术家还都在颠覆艺术,标新立异,热衷于抽象和观念;

当下的中国,同样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乐观主义无处不在,艺术“日新月异”,犹如林立的高楼。艺术家陷入高速发展的迷狂,在艺术上近于偏执地追求独特性,以便接近于“更快、更高、更强”。

因此所谓“失落的故乡”意味着双重的“失落”:一方面地理上的“故乡”正被大规模拆毁,另一方面,精神上的故乡正在被背叛和远离。两重“故乡”都被视为“陈旧”、“衰老”、“不合时宜”。

在喧哗的大背景下,这些水彩画体现出的趣味,刚好与时代“快车道”相反,画家彻底转向更私密化的个人空间——封闭的“故乡”王国,在那里耕耘收获,所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对这个时代的置疑,并不意味着他们是感伤的艺术,如同约翰·伯格对画家米勒的分析:“米勒的怀旧不止是局限在个人方面,怀旧也影响到他的历史观。他对各方宣称的‘进步’抱持怀疑的态度,并认为进步是人类尊严一个潜在的威胁”。

面对故乡的失落,“躲”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姿态。

水彩中的故乡

为什么选择水彩?

一方面,水彩小品式的抒情特性,符合作者对故乡的理解:水彩不是“宏大”的,而是“微小”的,不是全体的书写,而是个人的表达。

另一方面,水彩的“即时性”,直观表达着艺术家的状态。水彩的描绘不可逆转——无法覆盖,第一次的描绘也是最后一次的效果。

水彩的特性要求作画者必须在水干涸之前完成作品,画家与情绪作战,迅速表达,与正在干涸的水分赛跑。

肌理和厚度是王焕堤水彩的两种维度——

水与颜料形成的偶然肌理,在墙壁、门窗、植物的具象框架中混合、流淌;

鲜明的光影则创造了厚度,意味着岁月的厚重;

构图向深处拓展,无一例外的指向画面的纵深:那个有故事的地方。

当水彩“脆弱”的特性,被用于描绘“故乡”,呈现出流光异彩的生命力——水彩中的故乡,化为时间河流中的孤岛,超然存在,宛若时光倒流,隐喻出“永恒的童年”。

回归的故乡

故乡是一个地点,一种空间,一个名词,更是一个世界,一个小宇宙;

与此同时,故乡以梦或幻想的方式存在:她孕育了一个人,幽灵般地伴随着他,并成为他始终无法跨越的初始。

魏斯呆在他的故乡,米勒回到他的故乡。还有无数艺术家,在角落表达着对故乡的迷恋与向往。王焕堤也是这个队列中的人。

一个人回归故乡时,发现人已老,故乡已远。

王焕堤的水彩画把时间的压力转化为一股释然的超脱,他们透露出伤感——对逝去的时间和生活的惋惜,却体现为抒情色彩,而非戏剧性,也就是冲淡的感性。不是对抗的,而是平和的。

人是变化的,而空间是永恒的,作为庇护所,成为永恒的梦。

老房子作为符号,展现出超越物质存在的精神价值。风停了,雨住了,伤口愈合了,思念凝固了,皱纹消失了,生活于其中的人隐匿了……这些时刻,属于静谧,属于时间,如同超越现实的梦幻。

最终,每个人都会回来。好像尤利西斯,历经坎坷,辗转回到故乡。

这时的他,很平静,因为年老,他获得了智慧。

       
熟悉的拐角(59cm×38cm)06年 归人(90cm×120cm)05年 朝南(59cm×38cm)07年 悠然所见(59cm×38cm)06年
假日(59cm×38cm)07年 烟(59cm×38cm)08年 消失之中(59cm×38cm)07年 老张的车(59cm×38cm)07年
修车人(59cm×38cm)07年 楼梯记(59cm×38cm)08年 楼梯记(59cm×38cm)08年 楼梯记(90cm×120cm)08年
腊月(90cm×120cm)08年 十字架与烟(59cm×38cm)07年 烂漫(59cm×38cm)07年 年年岁岁(90cm×120cm)05年
穿风堂(59cm×38cm)00年 日落之前(59cm×38cm)02年 晒(59cm×38cm)07年 深居(59cm×38cm)03年
阳台(59cm×38cm)07年 喜(59cm×38cm)05年 寂寞(59cm×38cm)08年 清洁(59cm×38cm)07年
午睡(59cm×38cm)05年 餐前(59cm×38cm)03年 午休(59cm×38cm)07年 小暑(59cm×38cm)05年
转晴(59cm×38cm)06年 夏之结束(59cm×38cm)96年 放学(59cm×38cm)08年 温暖(59cm×38cm)05年
 
拒绝(59cm×38cm)07年 归来(90cm×120cm)06年